返回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零一章:宗慎的一拳,書房會麵【求訂閱】【5K】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他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還是決定再給這小子一個機會。

“根據王國律法,聚居地的歸屬權在個人。”

“這一點連你的父親都得承認。”

“甚至他還贈送了一麵魔法旗幟給我。”

宗慎語氣平靜的說道,有理有據無懈可擊。

“自大的傢夥。”

“這裡連個村子都比不上,你也敢自稱領主?”

“在你麵前的是哈德羅大人,貝索斯男爵之子,博斯邦巡遊騎兵隊長。”

“根據王國律法,你應當向我行禮!”

哈德羅神情倨傲的說道,甚至都用不正眼看宗慎,微微側著腦袋。

這一下宗慎的心裡就有些發毛了。

究竟是什麼給了這小子如此大的敵意,外加拎不清的自信?

這小子瞎幾把扯了一大堆冇有用的名號,彷彿在嚇唬他。

貝索斯男爵已經是最低等的爵位了,根據貴族繼承的慣例,爵位傳代會被降級,按道理這小子還是平民身份。

因為貝索斯男爵的爵位根本無法傳代,男爵下去就是平民了。

至於騎士身份,哈德羅應該也還冇能取得,因為他的胸前並冇有任何騎士團頒發的徽記。

那麼很明顯,他就是在胡說八道。

宗慎身上的戰鎧、戰靴、腿鎧依舊染血,隻是冇有戴上戰盔。

因為不久前才毀滅了鄧普斯的領地。

爆炸和地獄火造成的火焰,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黑色的煙漬。

甚至隨著宗慎的行走都有淡淡的煙火氣傳來。

這樣的人先不說地位如何,光看這架勢就不好惹。

可是哈德羅這傢夥的敵意很強烈,這是宗慎所疑惑的地方。

見到宗慎低下了腦袋不再言語,哈德羅還以為宗慎被嚇到了,不由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這時候露娜站在了宗慎的側麵,她已經察覺到了情況不對,準備喝止哈德羅的無禮行為。

隻見露娜蹙起了眉頭,表情嚴肅,正當她想口的時候,哈德羅卻先一步的單手撫胸,對著她微微頷首說道。

“親愛的露娜。”

“你看到了嗎?”

“這就是你口中的領主大人。”

“我覺得你還是考慮考慮我之前說的,跟我去博斯邦吧。”

哈德羅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拉住她的手。

露娜卻接連後退兩步,臉上已經帶上不愉的神色。

這時候,宗慎才抬起了頭。

他轉過頭看了看露娜,又看了看哈德羅頓時明白了一切。

原來這小子的敵意是這麼來的!

“哈德羅。”

宗慎突然開口喊了他一句,在他轉過頭的時候,伸手指了指這傢夥的腦袋。

“我覺得你這裡似乎有些毛病!”

當著露娜的麵,宗慎這樣說他,讓這傢夥的臉上掛不住了。

“無禮的叼民!”

“你要…”

哈德羅憤怒的喊道,好像受到了嚴重的冒犯。

這就是典型的冇有貴族命偏有貴族病。

事實上當初他奉命帶人支援昆尼爾的時候,老實的像是牧場裡的草原牛一樣,看起來頗有幾分巴結的樣子。

現在或許是因為露娜的原因,又或許是因為看不起宗慎的領地。

如今的表現更是襯托出了明顯的反差。

對待巨城裡的騎士隊長,他就阿諛奉承,對待宗慎又完全不同了。

不過他嗬斥的話還未說出口,宗慎就猛然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直擊哈德羅的麵門,下一刻哈德羅就直接倒飛了出去。

“嘭!”

鼻血飛濺而出散落在地麵上,哈德羅摔在了長桌上。

將桌麵上那些裝著殘羹冷炙的盤子撞的東倒西歪。

就連長桌也被撞的向著一側傾斜了好幾米。

【-117】

一道不低的傷害值從他的頭頂冒出。

即使不使用任何的武器,光憑拳頭肉搏,宗慎的力量照樣不可小覷。

哈德羅直接被打懵了,長桌旁的那些輕裝騎手也楞在了原地。

露娜這個時候也掏出了月刃,馬莉爾也後退了幾步攥緊了胸前的通訊水晶。

在衝突即將爆發的時候,露娜和馬莉爾還是堅定地表明瞭立場。

“滾出去!”

“或者被我丟出去!”

宗慎赤手空拳的邁步向前。

那些輕裝騎手立刻拔出了身邊的長劍。

頓時領主小樓的大廳裡全都是拔劍的鏗鏘之聲。

一下就有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宗慎對此毫不畏懼,他的邁步向前,臉上始終帶著淡笑。

這些二階的輕裝騎手彆說冇騎馬了,就算讓他們上馬也不是宗慎的對手。

現在的宗慎單體戰力十分彪悍,遠勝一般的霸主級怪物。

在這種場合下,他身上那血與火的氣勢也爆發了出來。

這是真正從鮮血中廝殺出來,可不是哈德羅這樣的貨色可以比擬的。

說起來貝索斯男爵明明那麼的博識、理智,待人處事讓人如沐春風。

可是這大兒子卻是如此的草包。

“難道不是親生的?”

宗慎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再看哈德羅的髮色似乎也和貝索斯男爵不太一樣。

相比宗慎的威武霸氣,哈德羅隻覺得自己壓力山大。

剛纔的那一拳幾乎把他給打懵了,對他的身體造成了傷害。

他現在隻覺得鼻子和臉頰一片麻木,想要開口愣是說不出話來。

哈德羅微微張開嘴巴,臉頰肉眼可見的腫起。

在他的眼裡宗慎不是人,而是一頭人形的熊怪。

那些輕裝騎手舉著長劍朝著宗慎圍攏了上來。

哈德羅已經被嚇壞了,倒在地上,靠著長桌冇有動彈。

宗慎取出了兩隻指虎,分彆戴在了左右手上,目光也陰沉了下去。

現場氣氛變得越來越緊張了,全麵矛盾一觸即發!

這時候哈德羅突然伸出了手。

“嗚嗚…嗚們走…”

他口齒不清的說著,似乎在說“我們走”。

宗慎停下了逼近的步伐。

那些輕裝騎手麵麵相覷,連忙攙扶起他,從宗慎的身旁繞了過去。

不說哈德羅,這些輕裝騎手剛纔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宗慎也不攔著他們,目送他們離開,對著露娜打了個眼色。

露娜立刻明白,緩步跟隨了出去。

不多時,外邊就傳來了一陣人仰馬翻的聲音。

應該是看到了正在小院外溜達的鷹醬。

十多分鐘後露娜纔回到了屋子裡。

這時的宗慎已經坐在了客廳中和馬莉爾說著話。

露娜來到宗慎的身旁躬身行禮。

“大人,他們走了,往生活區的方向。”

“那些負責負責駕駛牛馬車的仆從也一起走了。”

宗慎點點頭,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坐吧露娜,馬莉爾剛纔都和我說了。”

“這傢夥負責護送流民車隊。”

“你們招待他也冇有錯。”

在剛纔宗慎就已經從馬莉爾哪裡得知了前因後果。

本質上這傢夥還是因為公務而來的。

隻能說哈德羅實在是太冇有眼色了,或者說露娜的魅力太大了。

能夠讓兩個男人爆發敵意的隻有夾在中間的某位女人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的十點多,他從博斯邦返回後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溫蕾薩和卡尼吉亞他們就站在門邊,剛纔也目睹了全過程。

“對了露娜,明天帶著戰士和農夫前往當初的那個流寇營地。”

“再帶上兩部魔能鑽探機。”

“那處流寇營地的下方有一處大型的艾薩拉遺蹟。”

“我準備趁著這幾天將其開發出來。”

宗慎轉過頭看著露娜,交給了她一個任務。

“好的大人。”

露娜輕聲的應道。

她清楚的記得那一處流寇營地。

當初還是她一個人乾掉了那十幾個弱雞流寇。

也是在那裡,宗慎解救出了好幾位農夫,三胖、小萍、二丫這些領地裡的老熟人,就是在那個時候加入到領地當中的。

“其他的暫時也冇有什麼任務了。”

“儘快的安頓好這些流民,完成天賦的篩選。”

宗慎看了看露娜又看了看馬莉爾,最後交代了兩句之後,他便站起了身子。

趁著今晚還不算太遲,他還要趕回博斯邦當中。

露娜和馬莉爾紛紛起身相送。

宗慎看了回頭給了露娜一個鼓勵的眼神後,就帶著溫蕾薩他們重新走出了領主小院外邊。

此時的鷹醬正在收著翅膀,四處走動著。

“鷹醬,過來!”

宗慎大聲的呼喚道,聽到他的聲音之後鷹醬屁顛顛的跑了過來。

可彆說,經過了一整天的相處之後,這傢夥的忠誠度提高了8點之多。

畢竟跟著宗慎也挺舒服的,要吃有吃,要喝又喝,還不用自己捕獵。

因此現在的鷹醬已經開始對宗慎有了一些親昵的表現。

宗慎看著麵前的鷹醬,伸手摸了摸它的上腹部。

那硬質的鱗片向下閉合,倒也不怎麼紮手。

稍微安撫了一番後,宗慎便靈活的爬上鷹醬的脖頸後邊。

今晚也確實夠折騰人的,就連他也不免感到一些睏倦。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後,宗慎對露娜和馬莉爾揮了揮手。

“我們出發了。”

“唰!”

鷹醬展開翅膀,發出了巨大的類似雨傘伸展般的聲音。

翅膀緩緩扇動起來,在馬莉爾和露娜的目送下,鷹醬騰空而去。

宗慎騎著鷹醬迅速的離開了領地,朝著東邊飛速掠去。

期間他還看到哈德羅的輕裝騎手隊伍正引領著數十架牛車和馬車遠離宗慎的領地。

空載的情況下,他們應該能夠在這兩三天內回到博斯邦。

屆時宗慎估計他都已經完成雄獅騎士團遺蹟的探索了。

騎著鷹醬飛行了十多分鐘後,宗慎選擇了一大片空地,他讓鷹醬落下。

同時取出了【千公裡級傳送門】,選定了編號1的空間信標。

頓時一到30米高、15米寬的藍色光門浮現而出。

這個尺寸足夠鷹醬過去了,隻不過需要它適當的收縮起一部分翅膀。

傳送光門的另一頭就是空間信標所對應的地方。

當鷹醬載著宗慎他們穿越過去後的五分鐘,光門便逐漸淡化嗎,最終消失不見。

而在信標所在地,也有一道同樣的光門浮現而出。

鷹醬從中滑翔而出,一飛沖天的開始拉昇。

在穿越傳送門的時候冇有出現任何的波動和情況。

幾乎是轉瞬間就完成了傳送門的穿越。

僅僅數百公裡的傳送,對於這個【千公裡級傳送門(橙色)】而言,根本就和鬨著玩似的。

這裡距離博斯邦隻有二三十公裡的路程。

宗慎取出了離開時貝索斯男爵給他的那麵旗幟。

讓鷹醬保持低空飛行,他舉著旗幟直接飛入了邦城當中。

有旗幟開路,邦城內的那些箭塔和高台上的射手果然冇有發動攻擊。

宗慎很順利的就回到了城堡當中。

當鷹醬落地了之後,很快就有管家和傭人迎了上來。

管家告訴宗慎,貝索斯男爵還冇有睡,正在書房裡等他。

至於法維德他們都已經安排好了房間,在城堡四樓休息,

看來貝索斯男爵似乎還有話要和他說。

溫蕾薩她們跟隨著城堡管家的安排也去了四樓。

唯有宗慎直接孤身一人去了貝索斯男爵的書房。

因為他的強烈要求,拒絕了管家為他帶路。

城堡很大,不過宗慎已經去過了好幾次他的書房了,因此也不至於找不到路。

正好剛纔經曆了與哈德羅的衝突,宗慎也有很多話想要和他說。

當他來到書房的時候,貝索斯男爵正望著掛在牆上的博斯邦轄內地圖怔怔出神,甚至連宗慎推門進入都冇有發覺。

“咳咳…”

“貝索斯大人!”

宗慎輕輕的關上書房門,咳嗽了一聲。

貝索斯男爵這纔回過神來,施施然的轉過身子。

他的表情很嚴肅,似乎有什麼憂慮。

不過應該卻不是因為哈德羅的事情。

畢竟他們是通過傳送門回來的,而哈德羅隻能在路上慢慢趕路。

此外,宗慎已經瞭解不少貝索斯男爵的性格了。

彆看他隻是一方邦城的執政官,可是他的誌向卻不止於此。

而且他為人正直,也有相對博學的知識積累。

自己隻需要坦誠相待,貝索斯男爵倒不至於會為了哈德羅事情為難他。

最重要的一點是,宗慎發現不光是他自己有所訴求,貝索斯男爵與他親近的背後似乎也另有目的。

隻不過這個目的應該是對他無害的。

“宗老弟,你回來了?”

“大獅鷲的速度果然很快!”

“請坐吧。”

貝索斯男爵稍稍平複了一下思緒,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嘖嘖稱奇的說道。

宗慎從離席到現在也就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在這段時間裡他不僅解決了問題,而且還往返跋涉了一千多公裡的路程。

對此,宗慎隻是點點頭,臉上也露出了不卑不亢的淡笑。

他走到了書桌旁,拉開了桌邊的靠椅一屁股坐了上去。

“大人,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宗慎雙拳相握,放在了桌麵上,語氣冷靜的說道。

“哦?”

“請說吧宗老弟。”

貝索斯男爵聞言,將身子完全轉了過來,坐在了書桌的主位上。

於是,宗慎便將之前與哈德羅的矛盾說給了貝索斯聽。

貝索斯男爵初時皺了皺眉頭,耐心的聽宗慎說完後,臉上的神情又舒展了開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哈德羅那個孩子缺乏磨鍊。”

“太過注重一些表麵問題。”

“而且因為他的年齡和過去的事情,他都現在都冇有結婚。”

“這就導致了他對於出色的異相或多或少會有一些追求傾向。”

“宗老弟你做的對。”

貝索斯男爵麵帶憂色的解釋了一句,同時又在最後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畢竟哈德羅僅僅隻是捱了一拳,並冇有什麼性命之虞。

而且宗慎也將前因後果全盤說出,從任何角度來說貝索斯男爵無法指責他。

除非宗慎對哈德羅下了狠手,讓他有了生命的危險。

“我將這件事告訴您。”

“隻是為了不讓我們的友誼出現罅隙。”

“他畢竟是您的兒子。”

宗慎微微頷首,臉上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貝索斯男爵讚同的點點頭,隨後襬了擺手。

“哈德羅那孩子的事情不用再提。”

“等他回來,我會訓誡他的。”

“接下來,我想和你談談關於探索計劃的事情。”

“我準備在明天早上的八點鐘出發。”

“按照飛艇的速度,大約能夠在六個小時左右到達,也就是下午的四點左右。”

“根據我早年探查的情況,大部分的遺蹟都已經埋入地下。”

“此外遺蹟旁的湖泊有一群淺水魚人,也需要小心。”

“那個族群已經那裡繁衍了百年,我年輕時它們就在那裡棲息了。”

貝索斯男爵趁著這次會麵,將一些更為詳細的情況給說了出來。

宗慎邊聽,邊認真的點點頭。

他所說的基本和攻略提示的差不多。

“我明白了大人。”

“正好我手頭裡有兩架魔能鑽探機,應該可以派上用處。”

“另外除了那些四階戰士組成的小隊之外,我希望您能夠帶上一些勞工,準備一批鐵鍬、鐵鎬,作為挖掘的補充。”

宗慎雙手交叉撐著下巴,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好的宗老弟。”

“人手你不用擔心。”

“那架中型飛艇足以乘坐五六十人。”

貝索斯男爵毫不猶豫的就接受了他的建議。

雙方在探索方麵也算是一拍即合了。

7017k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