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第一世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69章 從潼關開往洛陽的火車上(終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怎麼,二郎你真想退下來了?」

「是的父親,如今承乾治事理政之手腕愈加顯得老辣。」

「撤道去州,建行省、府、縣之製,已然可以蕭規曹隨,再無慮也。」

「承乾與一乾朝中重臣也是頗為相得,大唐百業興盛,周邊諸國恭順有加,朝貢不絕,內無憂,外無患。」

「可以說,孩兒已經做完了自己該做的了,如何這身子骨,也該好好將養了纔是。」

李淵撫著長鬚,打量著這位生生硬從自己手中把皇帝之位奪走的親兒子。

為了這個位置,自己的兩個兒子,也為之送命。

而今日,他卻坐在自己旁邊,兩鬢飛霜,告訴自己,他決定主動退位。

「你……不留戀?」李淵眯起了兩眼,緩緩地問道。

迎著父親審視的目光,李世民緩慢而又篤定地點了點頭。

「孩兒已無憾矣。」

聽到了這話,李淵點了點頭,大手輕輕地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表情顯得有些古怪地道。

「既然如此,你退位之後,該當如何稱謂。為父是太上皇,承乾為皇帝。

至於二郎你……嗯,兒媳婦從皇後變成太後,那二郎你就是太皇?

不對,上皇興許更好聽一點,總不能跟為父並列太上皇,輩份不對,你說是吧二郎?」

扔下這麼一句話,大唐太上皇陛下拍拍屁股站起了身來。

「老夫先去冬泳去了,二郎你退位之後,好好注意你的身體,實在不行,也練練冬泳,強身健體得很,莫要讓老夫再次白髮人送黑髮人……」

李世民、長孫皇後夫妻二人呆若木雞地看著這位揚長而去的大唐太上皇陛下。

「……觀音婢,你說我父親他這是什麼意思?」

李世民抹了把臉,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親爹針對了。

長孫皇後看著公爹的背影,扭過了頭來,看到夫君那張隱現黑意的臉,強忍住笑意。

努力皺緊眉頭苦思半晌。「夫君,其實妾身覺得,公爹怕是不太樂意更換太上皇帝之尊稱……」

「那意思就是為夫我連太上皇都當不了嘍?」

李世民垮著臉,小聲地吐著槽,不過他倒也很清楚,為何父親會出這樣的難題。

還不就是因為當年自己把親爹的皇帝之位給搶了,現如今,親爹肯定不樂意讓自己再跟他爭太上皇帝之位。

那怎麼辦?自己再想一個更高大上的尊號給親爹?

看到夫君陷入了,長孫皇後亦跟夫君想到了一處,湊到了夫君的身邊小聲地道。

「夫君……」

「父親的話,倒也不是全無道理。」

李世民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而又苦澀的笑意。

「昔日,我奪父親之皇帝位,今日當不敢再與父親相爭,隻是退位之尊號……」

聽到了夫君這話,長孫皇後心中一鬆,明眸一轉。

「西漢之時,太上皇之謂,出自漢高祖,今我大唐上有太上皇,而夫君退位,也該加尊號。

妾身倒覺得,公爹方纔所言,上皇,又或者是太皇……」

李世民撫著長鬚,突然轉過了臉來,看向這位與自己同甘共苦,相依相守的愛妻。

「為夫退位之後,觀音婢也將會加尊號為太後,既然如此,那我就加太皇尊號,也避免再惹父親心中不美。」

「妾身自然是聽夫君的,夫君為太皇,妾身為太後,倒也相得益彰。」

「哈哈,好好好……那就這麼定了。」李世民爽朗笑道。

老子連皇帝都不做了,做個太

皇也不是不可以,正所謂世易時移,稱謂改改也冇啥。

文武百官,難道還能夠反對得了?

搭配在一起,那豈不就是太皇太後?咦……算了算了,管不了那麼多。

用程三郎的話來說就是,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再頭疼,何況有冇有這個頭疼的機會還得兩說。

不對不對,太上皇帝稱謂不變動,但自己婆娘成為了太後之後,父皇的那些後妃,那就得往上一輩調整,全都變成太皇太妃纔對。

李世民抹了把臉,拋開了那些胡思亂想,朝著身邊的愛妻道。

「等到為夫退位下來,到時候帶著你,帶你去看看這個天下。

現如今從洛陽到長安的鐵路快要鋪設完成了,到時候,咱們正好坐那日行千裡,不眠不休的蒸汽火車。

回長安看看,看看早年,為夫為觀音婢你祈福,在那終南山腳下的種下的銀杏樹,也不知道如今它長得多大了……」

「好,妾身聽你的。」長孫皇後輕輕地把頭靠在夫君的懷中,嘴角淺笑。

夫君這些年執政的功績,看到大唐如此昌盛強大,遠勝前隋。

夫君這些年來的作為,曆史上,又有哪位堪比與肩?想必公爹也該釋懷了纔是。

#####

殷商王國,如今,王都已然遷徙到了一個更大的平原地帶。

這裡水網密佈,交通便利,更重要的是,被命名為新殷都的王都,已經修建成為了足可容納數萬人的大城。

而殷商王國不論是國家體製,還是行政官員製度,全麵效法大唐。

而大唐的援助,以及通過貿易,讓殷商王國的實力與人口,在不長的時間裡,獲得了極大的增長。

現如今,殷商王國,光是披掛鐵甲的精銳,足足有八千之數。

而且教官都還是來自大唐軍方的一名果毅都尉,雖然這點兵馬相比起大唐而言,簡直不值一提。

但是,憑著這八千殷商王國精銳,足以掃蕩周邊諸部,一統方圓數千裡之地。

一名漢唐商行的櫃員,剛與一名操著十分流利的大唐官話的殷商王國商販道彆,又迎來了一位新到的客人。

隻是這位客人的大唐官話還不是很流利,說得比較結巴。

但是漢唐商行的櫃員還是很耐心地露出了一個親切的笑容,耐心地聽著這位客人的訴求。

現如今,殷商王國已然宣佈,將大唐官話作為殷商王國通用語言,另外,還在殷商王國境內,全麵推行漢字。

相比起周邊那些還在用石器的部落,現如今的殷商王國,已經穿上了大唐販來的白疊布與絲綢製作的衣物。

使用上了從大唐販運來的各種金屬器皿,就連他們將士身上的鐵甲,都是利用貿易從大唐換來的鐵料製作的。

畢竟現如今,殷商王國的鐵礦雖然已經找到了,但是那處鐵礦的開采量不高,根本滿足不了整個殷商王國的應用。

反倒是在殷商王國目前控製的區域內,來自於大唐的探礦能手,在這裡發現了巨大的銀礦,還有銅礦。

除了這些銀礦與銅礦可以作為主打貿易物資外,殷商王國還有自己的特產。

例如在這片土地上,就生長著密密麻麻的橡膠樹,每年收割得到的橡膠數量,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這些收割的橡膠,會在這裡進行初步的處理之後,幾乎全部販往大唐。

據說那位殷商王國的大恩人程三郎特彆喜歡這種好寶貝。

當然,殷商國主,也意識到了這種特產可以從大唐換來許許多多的好寶貝。

決定聽從宰相兼大祭祀索歸商的建議,邀請唐國

派來技術人員。

在他們的指導之下,開始大規模的種植橡膠樹,以便從大唐換來更多的必須品。

至於那位之前在大唐學習的王子李觀海也於數月之前歸來。

而今,那位年紀越發老邁的國王對這位學成歸國的王子委以重任,將那八千精銳中的一半,交到了他的手中。

#####

「怎麼,不敢?」亭亭玉立的程七寶,此刻正在屋中,用潔白的布條,擦拭著手中那柄有著美崙美奐的雲紋的橫刀。

「我怎麼可能不敢?」李象聽到了小姐姐這話,頓時不樂意了,直接梗起了脖子,昂首挺胸。

「為了小姐姐,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敢去趟上幾個來回。」

程七寶嘴角隱蔽地輕揚,那雙明媚的眼眸斜了李象一眼。

「刀山火海都敢去,卻不敢去見我爹?」

「誰說我不敢,我隻是覺得,小姐姐你能不能陪著我一塊去,主要還是程大將軍給我的壓力實在大了點,我怕到時候說錯了話。」

「嗬嗬……你不去,那就算了。」

「不不不,我去,我現在就去。」看到小姐姐準備起身欲走,李象大急,趕緊跳了起來。

然後衝到了門口,咬牙切齒半點,這才轉過了頭來,衝那靜坐於案幾後方,杵刀而立的程七寶擠出了笑容。

「七寶姐,無論如何,這輩子我娶定你了。」

扔下這麼一句話,李象咬著牙根,發著狠,朝著外麵快步而去。

堪堪出了院門,就看到了程大將軍頂著一張猙獰的毛鬍子臉,一副莫得感情的模樣,直接將院門堵住。

看到程大將軍的瞬間,原本鼓足的勇氣,就像是被人直接抽乾了空氣的氣球似的,直接就癟了。

「丈,丈……」

「丈什麼丈?」

「人……」

「人什麼人?」

「丈人,請受小婿一拜。」

「……」程大將軍看著那兩腿一軟,直接跪倒在跟前的李象,一時之後,也不知道應該踹這小子兩腳還是該先扶起他來。

「殿下快快請起,夫君,莫要難為孩子……」

這個時候,崔氏款款移步而來,笑眯眯地打量著這位一直對自家閨女癡情多年的皇太孫。

感覺自己閨女要被拐跑,心疼得快要滴血的程大將軍垮著臉悶哼了聲。

「孩子?這小子打咱們七寶的主意?這是孩子乾的事?」

崔氏哭笑不得地輕推了一把夫君。

「……孩子都大了。」

程大將軍聽得此言,嗬嗬一聲,正準備繼續扛下去,就聽到了院內傳來了一聲顯得惱羞成怒的低喚。

「爹!」

此聲一出,程大將軍不禁心中一酸。「唉,算了算了,老夫懶得理會,愛咋咋的。」

李象看到程大將***身而去,不禁滿心歡喜,扯起了嗓子大聲吆喝起來。

「多謝丈人,多謝丈母……」

「叫早了,殿下你還得知會你父母,還有陛下,不然……」

「嘿嘿,丈母放心,我爺爺最疼我了,他早就知道我的心思,肯定不會反對,我爹跟師尊關係那麼好,肯定也樂意咱們兩家親上加親……」

看著這位打掛屁簾就往府裡竄,一竄就竄到了成年,卻還是那麼的厚臉皮的皇太孫。

崔氏甚是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好在,這小子被自己閨女拿捏得死死的。

二人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想來就算是嫁給了他,閨女也算是得遇良配。

#####

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一列隻有五節車廂的鋼鐵巨獸,行駛在那鋪設在枕木上的鐵軌之上。

這是一列由潼關開往洛陽的火車上,蒸汽機車的車頭,濃煙與蒸汽滾滾。

而在蒸汽機車車頭後邊,掛著的是一節煤車,再往後,纔是正常的客車車廂。

這是漢唐商行承建的洛長線的東部工程,已然全麵驗收竣工。

而這兩天,正逢休沐的日子,大唐監國太子,受教育部尚書,太孫太保之邀。

欣然登上了這第一列開往潼關的火車,好好地感受感受一日千裡的爽感。

莫要看那蒸汽機車開起來轟轟烈烈,但是,這些客車車廂,可都是經過了精心的製作。

就像此刻,太子李承乾他們所呆的這節車廂四壁,都包裹著厚厚的材料,來阻斷噪音的進入。

就連車廂兩邊的窗玻璃,也全都是雙層玻璃以利隔音。

所以,車廂內不敢說針落可聞,但是隔音效果,絕對能夠強過那後世的綠皮老火車。

#####

此刻車廂之中,李承乾的表情顯得十分的嚴肅,目光很凝重,打量著手中的竹牌。

程三郎,於誌寧坐在斜對麵,二人都很小心地保護著各自的牌麵,避免被其他人看到。

之所以打牌,自然是去程已經欣賞過了這火車外麵的風景,大家開始無聊,既然如此,打上幾把竹牌,也算是消遣一二。

「一對七……」斟酌了半天之後,李承乾右手拿起了兩張竹牌,甩在了案幾上。

「處弼兄,我父皇已然有意在元旦當日宣佈退位……」

程三郎聽到這個訊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除非栓了的老丈人又突然栓了一回。

不然,退位之後,大唐皇帝位,肯定就是落在李承乾的腦袋上。

「那自然是好事,臣可就先在這裡恭喜殿下了。一對九。」

「一對一,臣也恭喜殿下。」於誌寧也趕緊湊趣恭喜一嗓子。

「一對二,冇想到,小弟居然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上麵既有太上皇,又有太皇的一國之君。」

說到了這,李承乾也忍不住咧嘴一樂,可旋及又覺得有些不對,趕緊抿嘴,控製住表情。

「過……這說明,大唐皇室家庭和睦,方可四世同堂。」

於誌寧亦是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笑眯眯地也喊了一聲過。

「這還真是四世同堂,倘若咱們太孫殿下努努力,說不定真有可能五世同堂。」

聽到了這話,李承乾忍不住悄悄地瞄了程三郎一眼,然後又朝著於誌寧看過去。

看到了太子殿下遞過來的眼色,於誌寧忍不住抹了把臉。

看向那程三郎,猶豫半天,這才清了清嗓子,朝著程三郎道。

「那個小程太保,不知令尊對太孫殿下感觀如何?……」

聽到了這話,程三郎抬起了頭來,看了眼於誌寧,又掃了一眼那表情顯得有點忐忑的太子。

看來大家都不太習慣跟自己的親爹,這位大唐第一惡霸打交道。

不過冇事,誰讓自己是詩書傳家的老程家的代言人,在這一方麵很有發言權。

「太子殿下,此事還是交由小殿下自己去處理吧,小殿下機靈著呢,而且臣也已經跟家母交過了底,這事我估摸著,**不離十。」

「說不定等咱們回了洛陽,就能夠聽到太孫殿下的好訊息也說不定。」

「好好好,那可著實辛苦處弼兄你了,象兒那小子雖說跳脫了些,可是如今也沉穩了不少……」

如釋重負的李承乾也是鬆了口氣

開始替自家孽子打起了廣告。

重要的是,李象那小子,一直就喜歡那程家老七,攔都攔不住。

更何況能夠跟老程家親上加親,不論是自己,還是爹孃,都是樂見其成。

就在這個時候,鄧稱心快步行來,朝著這邊招呼,午餐已經搞好了,房二將軍與齊王殿下已經開始動手,還請幾位速去。

早就已經蹲在餐車的房俊與李恪,此刻已經開始動起了筷子。

那紅湯上咕嘟咕嘟冒著熱汽,白片肉,往那滾湯中那麼一涮,等到捲曲。

抄起來,往那蒜泥和香油等製作的蘸水裡邊那麼戳上幾下,塞進了口中,美滋滋地大嚼起來。

李恪看到房俊開始大快朵頤,舉著筷子,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直接就把房俊給看懵逼了。

「我說為德兄你這是怎麼的,今個可是有你最喜歡的鴨腸,趕緊吃啊……」

李恪下意識地挪了挪腚,抿了抿嘴一咬牙,最終還是挾起了鴨腸,往那紅油鍋裡邊涮進去。

美味入口,李恪忍不住雙眉一揚,不大會的功夫,已然幾筷鴨腸下了肚。

再想動手,一想到昨天那什麼的時候,後邊火辣辣,痛不欲生的感受,不禁有些猶豫起來。

「對了俊哥兒,你有冇有覺得,這吃辣多了會讓肚子不太舒服?」

「有啊,不光肚子不舒服,主要還是腚眼火辣辣的難受得很。」

「那你還敢這麼吃?為兄我這幾日天天火鍋,都有點那什麼了……」

「嗬嗬,為德兄你怕甚子,處弼兄已經跟小弟說了,準備過段時間,就在洛陽,設立一家叫華東的肛腸專科醫院。」

「肛腸?專科?」李恪臉色陡然一黑,嘛意思。

這特孃的不是把所有人的暗疾公之於眾?讓人們集體社死嗎?

「這有什麼,你知道不知道,上回我去的時候,洛陽的那幾家醫院,肛腸科全部暴滿,唉……說起來,都是處弼兄惹的禍事。」

房俊終於神色顯得有些黯然地拿筷子戳了戳自己碗中的蘸水。

自打處弼兄在大唐開始推廣辣椒以來,辣椒烹飪的各種美味,獲得了無數人的芳心。

可隨之而來的,則是這種很上頭的美味,導致暗疾患者激增,就連他年紀輕輕的房某人,居然也患上了這等暗疾。

無奈之下,隻能硬起頭皮詢問處弼兄,幸好得了處弼兄的指點。

直接去找的是那位洛陽第一醫院的肛腸科科長兼主任醫師,就是處弼兄的師弟,那位有著數十年肛腸疾病治療經驗的老司機。

開了一種藥膏,往那裡邊一擠,瞬間,整個世界都變得無比的清涼。

「至打有了那等寶貝,小弟我每次感覺……」

「哦?居然還有這等良藥?俊哥兒你也太不仗義了吧?有這等良藥,還不趕緊給為兄瞧瞧?」

「難道為德兄你也……」

「廢話!趕緊的。不然我現在每次吃火鍋,都又驚又怕。」

「三弟,房二郎,你們在嘀咕什麼呢?這麼好的菜,你們不吃,居然還有閒暇聊天……」

就在此時,李承乾大步行來,看到這二人鬼鬼祟祟地在那裡嘀咕不已,不禁大樂。

李恪尷尬而不失禮貌地打了個哈哈敷衍過去之後。

等到大夥都開始動筷,李恪湊到了程三郎身邊小聲地詢問起來。

這下可把正在涮大腸的程三郎給整不樂意了。

「我說賢弟你這是做甚,有病就得治,莫要摭摭掩掩的,跟人家俊哥兒學學。」

「回頭我就讓鄧稱心給你拿兩管痔瘡膏,放心大膽的吃吧,

不要有壓力。」

「!!!」暗疾瞬間就被處弼兄一句話曝光社死的房俊與李恪二人瞬間臉色一黑。

而一旁,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李承乾與那於誌寧也不禁菊花一緊,心中揣揣不安。

「好了好了,處弼兄,吃飯吃飯,莫揭他人之短,這樣不好……」

「是啊是啊,小程太保,來來來,趕緊吃肉……」

站在不遠處的程家人和太子護衛們,一個二個表情甚是詭異,看著這幫子已經甩開膀子,正吃火鍋吃得熱火朝天的貴人們……

「稱心老弟,那什麼……你家公子說的那種痔瘡膏,哪裡有得賣?」

「不要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這是替我朋友問的。」

「對啊,我也有朋友有點不痛快。」

「嗬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